象牙色的情笺

高三在读 热爱学习
个人tag:majs


生命短暂,个别的时辰虽很漫长,
 
但是一件惊奇在黑暗中窥视我们,
 
那就是死亡,另一个海洋,
 
另一支使我们摆脱日月和爱情的箭。




| 马乔 |

| APH | 宫崎骏 | 港乐 | 拉丁 | 手作 |
|普洪|独厨|保厨|

什么都放 感谢喜欢

弄完合集以后感觉更加乱七八糟了🤔

【书评】百年奏鸣



  在那三年,洛尔迦接受父亲的资助,跟着导师马丁·多明戈斯去游历安达卢西亚的风景名迹,在其中,他所嗅到的烂漫的香气,触摸到的庄伟的灵魂,是透过琴谱和书案寻不到的。

  他站在卡斯蒂利亚城市的城墙前——他看见黑红色的血液从大教堂的穹顶上倾泻而下,寂寥的原野有烈火开始燃烧,光芒掩盖城市而大地渴望拥抱黑夜,柏树亲吻毗邻的钟楼。忧郁闯入杜埃罗河的梦中,在广场里摇摆颤抖,最后温柔的流进水里——而洛尔迦仅仅只是站在卡斯蒂利亚城市的城墙前,睁开了一双强烈敏感、贴近真实的眼睛,同时以身心尽享万象。

  《印象与风景》,这本散文集不适合抽取零碎的时间去阅读一个一个片段,不如去朗读这本书吧...

「自这个民族崛起的初始,或是奉若神明,或是同利相谋,普/鲁/士总是与历史进程中与之相互贯连的国家多有牵缠,在挥洒热忱与情感面前无所谓什么性别形态,但在那群国家之中有的衰弱而有的覆灭,唯有他本身还在亢强,动摇着欧洲的秩序。

总而言之他对她的爱抚熟稔得仿佛她是个年幼者 ,但实则反之。匈/牙/利是自恃强国的存在,从来不屑于被谁操纵,但自与奥/地/利的结盟又分离暗示着她的日渐孱弱,已经没有足够的势力撑得起她的倔强,让她在被如此的欺/侮下却置若罔闻。

这也让由身体内部向外蔓延的快意的根源无从追溯。」

请我关心的人都快点挣脱开所有痛苦吧

「要面子的人其实才是最明白如何生活的人,甚至是廉耻的一部分。“我丑我乐意”是蒙昧,“我不能丑到别人”是清醒。为什么圣人才可以我行我素?那是他们早就为人所景仰,许多人都能包容他们的自命不凡。在大困境中,更少的人能脱颖而出,除了你自己,没人觉得你的斗气有多么高尚。 」

诶200f了谢谢大家!(。・ω・。)ノ♡

堆普洪智障段子集

  - 1
  -
  基尔伯特的博客:“伊莎,看我找到了什么?一张你小时候的照片!我记得你那时候正在模仿一个看喜剧片的胃痛病人。”
  伊丽莎白的评论:“混蛋,快把它删掉!!所有人都看得到你发的博客,不只是我!!!”

  - 2
  -
  不想回答同事是因为要载女朋友打工下班而不去聚餐,这样省的解释一大堆几岁了长什么样在哪里读书在哪里工作这些只要他自己知道就足够了的问题。
  咖啡店老板用他的表情暗示基尔伯特“不要在等待女友下班的时候一直转动一串钥匙弄得丁当响”,但他认为自己的责任到此为止。...

【APH | 普洪】队列之末

超级喜欢的

Hilbert space:

大约是两年前给合志《双重梦境》写的稿,现在看来有些幼稚了……姑且还是放出来吧,应该早已过了解禁


感谢主催太太收留~


——————


POST WW2 background; Human AU; HE


——————



*          *          *



1953...

【马刀组/勃洪】白衣的费奥多拉

勃洪邪教 写了来爽自己一把

- 0
 
  “丽兹,别说话,你听我说。

  “曾经在古希腊的雅典,有一位将军的竞选者,他的名字叫费奥多拉,在那时候,十将军委员会的竞选人游行拉票需要身着白衣,以示自身的高尚清白——其实也仅仅是两片方布而已。费奥多拉是一位非常有学识的奴隶主,他的游行队伍穿过了大教堂、学校、露天演讲台,还有一片小小的橄榄林。”

- 1

  “丽兹,别说话,你听我说。”

  除了这句话,刚回到草原的伊丽莎白满脑子却还是油腔滑调的百老汇歌剧和爱情电影,她一点都不想和弗拉德讨论这个话题来打破尴尬的气氛,偏偏来接她的只...

——2018.7.21

——一张藏书印

——我竟然有一二三四五个月没有刻章了

——2018.7.18

——from@山鬼°

「距离前方漂浮的城堡的大道只有一百米高度,爱因斯打开了前起落架,每一位飞行军官都知道此时万不可出现一点差错,尤其是紧急迫降在未知的地域。天哪,经历了这样厄运中的幸运,他还胆敢不说自己是一位真正的上过战场的飞行员吗?和平年代已经持续了很久,他想过和恐怖主义者还是和极端民族主义者的战争,但是他却没想到面对这些渺小的高能粒子人类却无能为力,只能像他们这样抱头鼠窜的人恐怕没有多少。在他应该专注的时候,爱因斯开始下意识地在内心默念马太福音六章33节和34节,那里面是这么说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城堡终于拦腰折断了。玻璃最先碎裂掉,然后灰色的砖瓦很疏松地一块块地掉落下来,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有什么炽热的光芒从内往外迸发出来。爱因斯和莫塔,他们两个或许是生还的人类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这样恐怖的摄魂的力量,那是多少科研工作者狂妄的猜想,多少国家伟大的计划,最终他们见到了,在悬吊之城被戳瞎了它的一双眼睛之后,最后一位地球的守望者也死去了。」

【普洪】Die Mauer

盲人N:

/Berliner Mauer  摸鱼短打



后来我跟很多人讲过这个故事——一个普通的故事,它这样的普通,普通到我无法心生憎恨,也无法心存感谢,普通到在我生活的这个地方,每一个人都经历过相同的事情。


那是一件怎样的事呢?我说,那一天,我们越过颓墙的废墟,站在另一头的世界。原本守卫的兵士把枪放下了,靠在刚刚拆除下来的砖块上。他摘下钢盔,露出他的眼睛,温顺而悲伤地看着越过废墟的行人。


你好,列兵。我说。


他点点头,张了张嘴,没能发出什么声音。


——没人对你这么说过吗?露出你的眼睛呀。...

【米神罗】Golden Wolf

米×神罗
上周看到这个配对感觉很有意思 写个短文来添乱
神奇动物au 更多是瞎掰


 
  “路易?我可没听说过有哪个叫路易的访客要来。”

  文书从魔法师颀长手指的缝隙间飘起来,平平稳稳地停在桌面上,嵌着自由女神像的水晶镇纸随之缓慢移动。阿尔弗雷德低头透过平光镜再看了一眼那个远道而来的外国少年,对方也是同样地,那孩子没有拿下他的魔法帽,而是把帽檐提起来打量眼前的美国人。他的英语语调很平淡,这让阿尔弗雷德很不顺心,他是这么说的:“我的确收到了来自美国魔法国会的邀请函,我的全名是路易·霍亨索伦。你可仔细看看吧。”

 ...

放弃写题

【冷战组】逃荒2061 -1- -2-

>>所有专业知识未严谨考据

>>一般坑没填完我是不会发的,但是我同学告诉我中美贸易战停火了。这让我感觉非常尴尬,还是先发了吧..


【冷战组】逃荒2061 -0-

>>所有专业知识未严谨考据

>>(真的)第一篇冷战


「我走在路上,几个年轻人拦住了我,要我做一份关于英语词汇的联想调查表,这是他们最近的研究课题。里面有二十个单词,都是从幼儿童话读本里挑出来的简单词汇,我填了一大半,但是有三个连在一起的词:bright,memory和pain.我盯着它们很久,大概有二十秒钟,总不能告诉这些高中生说我不认得它们吧。于是我还是歪歪扭扭地写下了:Elizabeth,Elizabeth,Elizabeth.」

「嗡嗡的噪声令人恼怒,伊丽莎白整个人倒在了床上,用尽剩余的最后力气把床上的枕头丢到眼前那个模糊透明的人身上,结结实实的打着了他。为什么还是和以前一样,聒噪,还有不识抬举。她的唇稍微颤动了一下,可是声音喑哑,后来的话也说不出来,月光挂在肩膀上,睡梦狠狠地给她致命一击。」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 

关于你自己的理论 

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我给你我的寂寞 

我的黑暗 

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博尔赫斯

一直对miniso的东西深恶痛绝的班长用了我的笔之后
疯狂打脸

——来自 @摘纪录

「晨光方从山头透出熹微的明亮,黑夜的灰霾还没退散,军队已经开始了他们漫长的远征。德国兵唱着不成调的歌词,带着他们家乡混沌不清的语言,成了他们此行的伐歌。」

《论如何把物理理论写成鸡汤》

当lof忽然喊我来发字的时候
忽然发现我真的没得发了

1 / 6

© 象牙色的情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