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色的情笺

生命短暂,个别的时辰虽很漫长,
 
但是一件惊奇在黑暗中窥视我们,
 
那就是死亡,另一个海洋,
 
另一支使我们摆脱日月和爱情的箭。








APH 宫崎骏 港乐 拉丁 手作

热衷于堆老文和坑文

什么都放 感谢喜欢

「距离前方漂浮的城堡的大道只有一百米高度,爱因斯打开了前起落架,每一位飞行军官都知道此时万不可出现一点差错,尤其是紧急迫降在未知的地域。天哪,经历了这样厄运中的幸运,他还胆敢不说自己是一位真正的上过战场的飞行员吗?和平年代已经持续了很久,他想过和恐怖主义者还是和极端民族主义者的战争,但是他却没想到面对这些渺小的高能粒子人类却无能为力,只能像他们这样抱头鼠窜的人恐怕没有多少。在他应该专注的时候,爱因斯开始下意识地在内心默念马太福音六章33节和34节,那里面是这么说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城堡终于拦腰折断了。玻璃最先碎裂掉,然后灰色的砖瓦很疏松地一块块地掉落下来,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有什么炽热的光芒从内往外迸发出来。爱因斯和莫塔,他们两个或许是生还的人类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这样恐怖的摄魂的力量,那是多少科研工作者狂妄的猜想,多少国家伟大的计划,最终他们见到了,在悬吊之城被戳瞎了它的一双眼睛之后,最后一位地球的守望者也死去了。」

【普洪】Die Mauer

盲人N:

/Berliner Mauer  摸鱼短打



后来我跟很多人讲过这个故事——一个普通的故事,它这样的普通,普通到我无法心生憎恨,也无法心存感谢,普通到在我生活的这个地方,每一个人都经历过相同的事情。


那是一件怎样的事呢?我说,那一天,我们越过颓墙的废墟,站在另一头的世界。原本守卫的兵士把枪放下了,靠在刚刚拆除下来的砖块上。他摘下钢盔,露出他的眼睛,温顺而悲伤地看着越过废墟的行人。


你好,列兵。我说。


他点点头,张了张嘴,没能发出什么声音。


——没人对你这么说过吗?露出你的眼睛呀。...

【米神罗】Golden Wolf

米×神罗
上周看到这个配对感觉很有意思 写个短文来添乱
神奇动物au 更多是瞎掰


 
  “路易?我可没听说过有哪个叫路易的访客要来。”

  文书从魔法师颀长手指的缝隙间飘起来,平平稳稳地停在桌面上,嵌着自由女神像的水晶镇纸随之缓慢移动。阿尔弗雷德低头透过平光镜再看了一眼那个远道而来的外国少年,对方也是同样地,那孩子没有拿下他的魔法帽,而是把帽檐提起来打量眼前的美国人。他的英语语调很平淡,这让阿尔弗雷德很不顺心,他是这么说的:“我的确收到了来自美国魔法国会的邀请函,我的全名是路易·霍亨索伦。你可仔细看看吧。”

 ...

放弃写题

【冷战组】逃荒2061 -1- -2-

>>所有专业知识未严谨考据

>>一般坑没填完我是不会发的,但是我同学告诉我中美贸易战停火了。这让我感觉非常尴尬,还是先发了吧..


【冷战组】逃荒2061 -0-

>>所有专业知识未严谨考据

>>(真的)第一篇冷战


「我走在路上,几个年轻人拦住了我,要我做一份关于英语词汇的联想调查表,这是他们最近的研究课题。里面有二十个单词,都是从幼儿童话读本里挑出来的简单词汇,我填了一大半,但是有三个连在一起的词:bright,memory和pain.我盯着它们很久,大概有二十秒钟,总不能告诉这些高中生说我不认得它们吧。于是我还是歪歪扭扭地写下了:Elizabeth,Elizabeth,Elizabeth.」

「嗡嗡的噪声令人恼怒,伊丽莎白整个人倒在了床上,用尽剩余的最后力气把床上的枕头丢到眼前那个模糊透明的人身上,结结实实的打着了他。为什么还是和以前一样,聒噪,还有不识抬举。她的唇稍微颤动了一下,可是声音喑哑,后来的话也说不出来,月光挂在肩膀上,睡梦狠狠地给她致命一击。」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 

关于你自己的理论 

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我给你我的寂寞 

我的黑暗 

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博尔赫斯

一直对miniso的东西深恶痛绝的班长用了我的笔之后
疯狂打脸

——来自 @摘纪录

「晨光方从山头透出熹微的明亮,黑夜的灰霾还没退散,军队已经开始了他们漫长的远征。德国兵唱着不成调的歌词,带着他们家乡混沌不清的语言,成了他们此行的伐歌。」

《论如何把物理理论写成鸡汤》

当lof忽然喊我来发字的时候
忽然发现我真的没得发了

「你写的东西是多么糟糕,无论想法多么美妙,在开头的时候你总会举步维艰,写到中途恨不得把纸撕得粉碎,那些家伙在你笔下变得如此丑恶。就算你终于伏笔之后都不忍心回头再读一遍,那些狗屁不通的逻辑让人无从啖尝,语言莫名其妙,连自己都一知半解。
所以你为什么还写呢,那些写作者的文章把你鞭挞得还不够吗?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事了,往往在没有红心蓝手的时候,我还是一往无前。于是,热爱这种玄乎的东西只增无减。」

「我宁愿称呼你为伊莱扎,在这时更恰如其分。倘若到了哪一日我们念着‘普鲁士’还有‘匈牙利’,可能那又是兵刃相接针锋相对的时候。伊莱扎,你就去数吧,多少次你偏爱往我脸上挥拳头,又有多少次在我这儿栽跟头?你早于我存在这个世界上两百多年,因此你流淌着马扎尔民族野性狂放、充满征服欲的血液,已经深入骨髓——作为局外人我比你更清楚明白。」

【保诞】…

2018.03.03
这是不合格保厨去年写的生贺

西蒙斜卧在他的床上,这个权倾朝野的帝王此刻却被失眠所困扰,即使他已经感觉到十分疲累。环顾他的寝宫之上层叠的半圆形穹顶,镶有花窗的拱券门透过流光溢彩的光。他已经是个风烛残年之人了,唯有目光仍然锐利精明,他所见的不过是终年积压的尘埃和黑色斑驳的伤痕,高耸的束柱只带给人沉重的压迫感。是不是早就预见到这个时刻了,曾经的他还坐在最高而闪耀的王座上俯瞰他的新都普雷斯拉夫,曾携着军队长驱直入君士坦丁堡,那个囚禁过他少年时光的国邦。

“你从哪里来?”他看到不请自来如同冤魂的幻影,惊异于自己脱口而出的不是“你是谁”亦或是“你想要做什么”这样的疑问。凭借黑暗中的...

「朋友,我劝你不如还是少一些用中文说脏话吧,中文吐脏字不犀利,不体面,不带一点气势,又不能像其他语言造专门的单词用来一概指责痛骂,只能搬上亲戚、动物还是什么方言开炮似的乱凑一通,念起来都七扭八拗。若学古人“竖子”、“小人”、“这厮”的喊,那更是毫无威严,又毫无美感了。看看那些外语电影吧!主角们吐起脏字来多么帅气阿,可惜了,倘若你台词还是歌词里混一句中文粗话,那你周身一点潇洒的气质都没有了。汉语言就是这样的,是中国人骨子里本有的文雅谦和,这一类词语也就只意味着恶俗,不带任何别的意思。」

【普洪】暴雪圣巴托罗谬

被吞掉的214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hhh

——2018.2.14

——手性分子

化学选修三 太魔性了哈哈哈忍不住刻下来
可惜断线了

「宇宙中最热的不是太阳,而是我思考时的大脑。」

——2018.2

——书摘

「当她瞥见字里行间的灾祸与耻辱,由心而生的压抑让她窒息,奥匈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个整体。此时此刻所蔓延在这片大地的痛楚和悲哀,让维也纳沉默无言,让奥匈沉默无言,但那些蠢蠢欲动的,在日耳曼愤怒与塞尔维亚热血的冲撞中,就即将迸发。」

【黒鹫主从】【神罗诞】Wiedergeburt

2.2黒鹫主从首刷(点烟)还有普独
Wiedergeburt重生

神圣罗马帝国:

帝国大人,我在我的世界里遇不到你。

我总是会来人间一趟,以一个罪犯的姿态亲吻一下这充满金属气息的土地。我甚至可能没有资格去祈求这片国土的原谅,毕竟我对于街上每一个年轻人来说都是完完全全的生面孔了。

我还是来了,在这冬季的最后一日。雪开始融化,而我路过了罗马,看到了圣彼得大教堂,但是没有进去——我不愿面见上帝,上帝也不想见我——约翰十二世就在这里为奥托一世加冕,至此划出了一个雄伟的时代,我绝不是来向你卖弄这个的,因为当时你就坐在那,见证国格意志的诞生。假如我能有幸目睹到那一刻,便是我短暂生命的无上光荣了,...

——2018.1.31

——文摘  @夜零

1 / 6

© 象牙色的情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