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色的情笺

高三在读 热爱学习
个人tag:majs


生命短暂,个别的时辰虽很漫长,
 
但是一件惊奇在黑暗中窥视我们,
 
那就是死亡,另一个海洋,
 
另一支使我们摆脱日月和爱情的箭。




| 马乔 |

| APH | 宫崎骏 | 港乐 | 拉丁 | 手作 |
|普洪|独厨|保厨|

什么都放 感谢喜欢

【黒鹫主从】【神罗诞】Wiedergeburt

2.2黒鹫主从首刷(点烟)还有普独
Wiedergeburt重生




神圣罗马帝国:


帝国大人,我在我的世界里遇不到你。

我总是会来人间一趟,以一个罪犯的姿态亲吻一下这充满金属气息的土地。我甚至可能没有资格去祈求这片国土的原谅,毕竟我对于街上每一个年轻人来说都是完完全全的生面孔了。

我还是来了,在这冬季的最后一日。雪开始融化,而我路过了罗马,看到了圣彼得大教堂,但是没有进去——我不愿面见上帝,上帝也不想见我——约翰十二世就在这里为奥托一世加冕,至此划出了一个雄伟的时代,我绝不是来向你卖弄这个的,因为当时你就坐在那,见证国格意志的诞生。假如我能有幸目睹到那一刻,便是我短暂生命的无上光荣了,不是吗,每位德国国王上台后都想重演一遍去罗马的加冕礼,大家都怀念你,大家都忠于你,大家都热爱你。

总有人记得你的,相信我,你如果也来到人间走一走就会看到,小电影院还放着奥托一世的纪录片,如果你也是在其中,那样会更完美。

你可能不会相信我对你始终怀揣着敬爱,即便我一直肆无忌惮地成长强大,但你仍然是我赤诚效忠的帝国。那年我还在三十年战争中拼死拼活,而不肯回到维也纳,那该死的莱茵邦联亲手将你从地图上抹去,从此我再也没能见到你。

兴许你已经见过了我的弟弟,你知道的,德意志,他是我众多兄弟中最优秀最英俊的一个。他和你很像,但总归是有些不一样。我一年有几天会和他住在一块,当然只是能够跟他一起喝酒看球赛就足够了,多么贪婪,多么不义啊,我是亡国,他是强大的共和国,普鲁士就本不该出现在那儿的。

我想见见你,但谁能告诉我你的灵魂去了哪里呢?

我只想到了两种可能,一是你在天堂,而我在地狱。其实我不知道我在哪儿,基督教圣徒都声称和上帝通过话,但我的世界里没有耶稣、也没有撒旦,而我也没有得到什么所谓的永生。不过,你可能在天堂能够遇见他,我也无力请求你代为转述我那颗虔诚的赎罪之心,既然我已经在地狱了。地狱和天堂有什么差别呢,一个人要受的苦本来就是那么多,只是看要在生前还是后世去遭受罢了。

还有第二种可能,我从未问及过。你并没有完全死掉,是吗?历史修正了轮回之路,你的灵魂投入到了另一个躯体里,获得了再次重生,并且生生不息地、与日俱新地延续你伟大的精神意志。

假如,我说假如,真是如此的话,我也终于能够原谅自己,并且笃信我专一的爱。


您的从臣 普鲁士

评论(4)
热度(50)

© 象牙色的情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