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色的情笺

高三在读 热爱学习
个人tag:majs


生命短暂,个别的时辰虽很漫长,
 
但是一件惊奇在黑暗中窥视我们,
 
那就是死亡,另一个海洋,
 
另一支使我们摆脱日月和爱情的箭。




| 马乔 |

| APH | 宫崎骏 | 港乐 | 拉丁 | 手作 |
|普洪|独厨|保厨|

什么都放 感谢喜欢

【普洪】安狄明的苏醒

应该是弃文 想填了就删

  “亲爱的伊丽莎白·海德薇莉:

 
  我宁愿称呼你为伊莱扎,在这时更恰如其分。倘若到了哪一日我们念着‘普鲁士’还有‘匈牙利’,可能那又是兵刃相接针锋相对的时候。伊莱扎,你就去数吧,多少次你偏爱往我脸上挥拳头,又有多少次在我这儿栽跟头?你早于我存在这个世界上两百多年,因此你流淌着马扎尔民族野性狂放、充满征服欲的血液,已经深入骨髓——作为局外人我比你更清楚明白。

 
  而我呢,在中世纪炼金术士的丹炉中,在焦灼炽热的烈火之中,元素千集百汇,浴火而被缔造。于是当我降生的时候,圣玛利亚白底黑十字垂于面前,命运颂歌始终在奏响。这注定了我活着就是为了荣誉而奋斗,在血与黑暗之中。

  ‘我们又为何总是厮打起来?’当年愚蠢的我竟然问了你这样愚蠢的问题。你的回答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带着一副不可一世鄙夷的表情。你说,如果我把自己当人,那我便不配成为人,我们是政治、经济、文化的结合体,就没有委曲求全之说——我们就是利益,所追求的东西就是自己。

  这样的说法恕我难以苟同。

  过去你一直恃强凌弱,就凭这身高的差距。可能是碰到了好气还是别的什么,我高过了你,也比你强大。你那时候也说,我们有着超凡但停滞不前的智慧,因此,因此我一直没能猜透你在想着什么,你是否怀念、是否忧郁、是否膨胀、是否丧气。

  但我坚信你一定什么都不怕,就算你终于被我打趴下,还是被我支使着在死亡战线上死撑,我都没能从你脸上抓到一丝一毫的恐惧。所以你也不会憎我的不辞而别吧,反正本大爷就到了该灭亡的时候。你不会怕的,是吧,反正这也是没有流血没有厉鬼的死亡,反正没有讨厌的笨蛋来烦你了,我虽然会感到无趣,但你最好痛快点。”

评论
热度(10)

© 象牙色的情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