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色的情笺

高三在读 热爱学习
个人tag:majs


生命短暂,个别的时辰虽很漫长,
 
但是一件惊奇在黑暗中窥视我们,
 
那就是死亡,另一个海洋,
 
另一支使我们摆脱日月和爱情的箭。




| 马乔 |

| APH | 宫崎骏 | 港乐 | 拉丁 | 手作 |
|普洪|独厨|保厨|

什么都放 感谢喜欢

【串刺优格】Deja Vu

*梅托迪:塞尔维亚

*Deja vu:法语,似曾相识

*ooc注意




亲爱的弗拉德:

最近的玫瑰花田收成不好,这两个月太阳出来的时间很短,雨季已经过去了,气温应该开始回暖。起雾的时候总是有很浓重的烟尘,收音机说海岸之南的油田被火烧了。真是难以置信,那是要多大的一场火?

我想我也不能久留了,我偶尔能在夜半听到风掠过机翼的呼声,在云层的上面,是一阵阵轻微的闷响。我还以为是睡梦中听见特瑞西的呼噜声,但直到天亮我醒了以后,往往才意识到特瑞西已经不在了——那只可怜的小猫啊,小时候你把它抱来的时候她正蜷成一团,在我怀里颤抖。刚开始我还不怎么喜欢她,东窜西跳的。但是特瑞西蹭着我裤管的样子格外可爱,打呵欠的时候露出来尖利的獠牙,和你一样。

你走了很久以后,特瑞西她突然不吃不喝了,总是病殃殃地不肯动。我不会照顾她,只是掰开她的嘴喂它她食物,总算是艰难地下咽。第二天她突然休克了,要不是因为她还在呼吸而身体有起伏,我还不知道她活着。

这可能是我最大的遗憾。附近没有医院,我只好一直在一边呼唤她。她看起来更像想要安静地睡一觉。我希望能够陪着她多久就是多久。

现在特瑞西被葬在玫瑰花田里。以前她被玫瑰的刺扎伤了,我却呵斥她踩折了花茎。如今的花苞生得瘦小,刚开的花苞就要枯蔫,特瑞西也不必害怕流血和病痛,只是可惜,你还没能看她最后一眼。你既离去,她又离去,我才发现剩下来的只有这一片凋敝的庄园,和空荡荡的房子。

富家子弟从小不见悲欢离合,不尝苦果亏丧。你和梅托迪刚来我家的时候我其实不肯待见你们。后来父亲战死,母亲自杀,父母的兄弟姐妹们不知道都逃窜到哪里去了,仆从都离了职。这么大一个庄园,人却越来越少。曾经那些王公贵族手里捧着的玫瑰花束,缠着它们的丝带上还绣着我的姓氏,那时候的玫瑰花开得多么漂亮,漫山遍野的火红,远比我父亲被刀刃刺穿内脏泼洒的鲜血美丽。

还好,你们还在。我才知道你们不是仰人鼻息的懦夫。那段日子我过得无比痛苦和艰难,我不会表达什么肉麻的话,不过,有你们的照顾和陪伴真是万幸。

你回了故乡以后战争就打响了,电力供给变得糟糕无比。冬天的时候我被冻的不行,炭火的烟气弥漫在屋里让我感觉好像要窒息。梅托迪也离开了,我原本觉得我和他自始至终是合不来的,但我在雪地上目送他没有阴影的足迹时我却很想哭着给他一个送别的拥抱,但是马蹄踩着平地上雪水的声音早就消失了。

梅托迪说去找你,但是时隔一年都没有消息。你的来信也断断续续,无非都是汇报自己的近况,还有许诺一定会遵守回来找我的约定。我像是被自己反锁在笼子里的笨鸟,不知道梅托迪和你是否已经相遇,也不知道你笔下写的一切是否真实可信。

我既谁也留不住,也没有等待的耐心。

我在信封里夹了几片花瓣,除了这香气我没有什么能留给你。我已经收拾好了,行李超乎寻常的轻,其他都是带不走的东西,可能过些时日这里就会被夷为平地。我实在可怜,家族的产业也就栽在我的手上了。

这封信会走得比我慢,希望它辗转到你手上之前我们能够见面。马车和邮轮都要出发了,这次,换你等我。

你的
赫里斯托

评论
热度(12)

© 象牙色的情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