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色的情笺

高三在读 热爱学习
个人tag:majs


生命短暂,个别的时辰虽很漫长,
 
但是一件惊奇在黑暗中窥视我们,
 
那就是死亡,另一个海洋,
 
另一支使我们摆脱日月和爱情的箭。




| 马乔 |

| APH | 宫崎骏 | 港乐 | 拉丁 | 手作 |
|普洪|独厨|保厨|

什么都放 感谢喜欢

【独我】以君之名

APH*《你的名字》



他是谁……?我怎么不太记得他的名字了。

我的行为被无端的控制,但我知道我每一次举动都能在镜面中得到相同的反馈。更不如说那就是我,我的理智真实的存在,只不过被禁锢在一副我曾谋面却不熟识的躯壳里。

这到底由从何来,潜意识从未给我直接的答复。

我更想透过那面镜子搜索更多的信息,但是尝试发声的我听到了连续的不自主的言语,低沉浑厚,可却微弱,那不是穿过耳道的声波,而是好像早就藏匿在脑海里然后恰逢此刻倾巢而出。

转化了性别的感觉很奇妙,感觉比小说中的穿越情节更加不明所以。潇洒和稳健,成熟和冷峻,就算是这样的外表也拗不过我骨子里扭捏作态。

对着镜子,我直视着那蓝色的虹膜,除了一汪深蓝色海水什么也看不出来。轻嗅时我能体味到淡淡的香气,从我的衣服上,甚至粘在整个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我又开始在四周渡步,然而现在是在深夜,除了房间里一小盏灯,其他地方都漆黑一片。不像是什么刻意的装潢,仅仅是一间普通的房间,整洁且简约。

桌子上放着一支笔。

到底是什么力量开始迫使我靠近,我又是怎么样的心思。那已经是过了很长时间以后,早已无迹可寻。

我拿起那只笔,卷起衣袖露出坚实而白皙的手臂,我写下了我的名字。

是啊,这就是我了。

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

我醒来的时候,一切如常。沉重的脑袋证实我只是发梦的猜想。

我感觉很失望,但这的确是一场好梦,我在梦里没有恐惧和担忧,一切都情有可原。我迟缓地起床,冬日的寒冷让人感觉难耐,但是下床迈开步子的时候我却踉跄了一下。

身体好轻,我的第一反应。

等等,这个本就是我的身体,我怎么会控制不住自己呢,这是我的第二个反应。

我开始猜测梦与现实之间的距离,如果说我适应了梦境里的自己而清醒以后调整不回来,说给谁听谁都觉得荒诞无比。

我再走几步,舒展身体,这才感觉我的神经好像恢复了对身体的正常操纵。

我很快的走向了镜子,像是一定要追究什么根底似的。于是我瞥见镜子里的我,凌乱,平庸,索然无味,远不及我梦境里的万分之一的伟岸。这个梦真是,糟糕透顶!

仿佛那个身影还映在镜子上……

我挽起衣袖,意料之中却又让我无比惊讶的,一行的字被写在我的手臂内侧,我看清了那字的同时脑子还在眩晕着: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终于试试来写男神(*/ω\*)……

评论
热度(1)

© 象牙色的情笺 | Powered by LOFTER